您现在的位置:大工云南校友会 > 大工印象 >

【大工印象】永远的家

作者:大工云南校友会秘书处 来源:大工云南校友会网站 发布时间:2013-04-26 09:22 点击数:
 

 


——有些东西是无法用语言说清楚的,像某种很深的情愫,似乎已经随着一天天的过去,渗入了我们的生命中。

        在美丽的大工这片肥沃的土壤里,陪伴我们的是那些青涩而激荡的日子,那些逝去的岁月,那些花儿,那些可堪回忆的点滴。我们在那象夏花一样绚烂的生命旅程中,找寻着梦的方向……

        也许那不是一种特色,但在我的心里已经镌刻成了一种永恒

        热情的红,燃烧电信学子的风采,炽烈的一团火无处不在。宽容和安宁的天蓝色,静静的完成化工一员的使命,含蓄的海悄悄的荡漾激情。温馨而暖热的浅色橘,像一朵朵恬淡而不娇艳的花,默默地吐着广播台员的芬芳。还有纤尘不染的雪白,总是单纯而恳切,醒目却不张扬。还有我们一直珍藏在衣柜里的迷彩服,和记忆一样不会退色的颜色,记录着和学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。还有跆拳道狂热的腰间黑带,释放着永远的胆略和决绝。还有健美操的紧身衣,秀着完美的曲线,随音乐跳舞的身体不肯停下那份热爱。还有各色衬衫上潇洒的“永远的辉煌”在提醒着我们那场难忘的精彩之旅。还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印象最深刻的是青年志愿者协会的T恤,坦然的手永远无所求的掌心向下,像一只鸽子的翅膀已张开欲飞翔,又是一颗火热的跳动的心。我相信是每个人的夙愿,伸出温暖的手掌,用心帮助那些需要的人们,哪怕远在千里,只要我们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 每次坐火车,总能认出那醒目舒服的校服在不远处对我微笑,因为我们都穿着大工的标志,亲切,激动,和不言而喻的有了可以依靠的感觉。每次逛街,认出小学妹,我们总会看着她的校服相视而笑,默默地有些疼惜的看她走出视线,没在人群里。我想,这就像一件定情信物,已经无声无息的把我们的悠长深厚的爱紧紧的锁在一起,锁在了大工的每一寸土地上,锁在了我们共同生活过的那段记忆里。

        大一即将结束的夏季,凤凰花开的日子,校园里弥散着离别的忧伤。我们看到学姐们的地摊,发现那四件带着泪痕的寝室服。几乎毫不犹豫地买下来,久久的心中涌着那份感慨。以后的日子里,有我们继续她们大工的无悔的岁月。
迎新的日子里,满眼流动的都是明媚的颜色,我想,他们紧紧相拥在一起,应该会是最美丽灿烂的阳光吧。

        我只有两年的时间了,享受学校里家的味道,所以我会用心珍惜,慢慢品大学的滋味

        当学弟学妹们有些羞涩的问我们二食堂在哪儿时,我们早已对那里的红烧鱼块垂涎三尺了。记得第一次吃的狼吞虎咽,也记得以后几乎每次都会细细品味,即使经济超困难,也会不厌其烦地怂恿饭伴两个人一起享用。

        大一的时候就听说过吃在海事,还知道水产学院的同胞们可以就地捞鱼捕虾,交给食堂的师傅就等着大块朵颐了。慢慢的一年过去了,已经开始喜欢上了这里一日三餐的味道,那末熟悉,让我不忍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 喜欢一食堂的茄子,总是油汪汪的,很实惠的只打半份就可以香甜的大嚼米饭了,还喜欢那里的免费汤,鲜美的味道,清淡的感觉,一有机会就直奔目标,不管人潮拥堵,因为百尝不厌。喜欢九食堂二楼的菜包,薄薄的皮,细脆的虾仁,新鲜的蔬菜。喜欢三楼的凉菜,炎炎的热浪,一口就胃凉心舒,清甜润脆。早餐最出名的九食堂,甜热的米浆,各种各样的馅饼,不断变换样式的小菜。那种冬日里捧着小米粥,看窗上模糊的蒸汽的感觉,真的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 去过八食堂一次,虽然很远,只有过着白糖的小点心是我喜欢的,但可以看到附中许多青春昂扬的面孔,听到他们看看地谈论那些曾经熟悉的话题,心里满满的都是莫名的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 阳光灿烂的日子,有时间去中心食堂,总是细细的浏览热闹的西山一条街,看那些大大小小的标语。飘浮在空气中的饭香又让我们开始迫不及待的加快脚步,因为有开胃的黑米糕,有香甜的糯米粥,有焦嫩的烤肠,可口的菜,松软的饭……  甚至我们可以从一楼乘电梯到三楼,挑剔的找自己喜欢的口味。习惯了那份宠爱,生活变得美丽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简单就能使我们有些浮躁的心绪淡然,打开窗可以看到微翠的远山,饱满的青色,荡漾着无尽的悠远。

        在北山住得久了,渐渐满足了这里的平淡,清晨恬然的醒来,喜欢看到雪白墙壁上阳光染黄的脚印。晚上睡去,喜欢拂面的如水的月光和姐妹们的呢喃私语。记得有时候的周末早晨,可以慢悠悠的去不远处的菜市场挑肥拣瘦,然后在一片灿然的明丽中满载而归,微笑着看相互搀扶的白发老人。有一次住在西山老乡的宿舍里,困意被喝彩声惊醒。爬下床,揉揉惺松的眼,拉开天蓝色的窗帘。是一群男孩子在踢球,我欣赏的注视他们。不怕尘土飞扬,,不怕汗流满面,依旧这末带劲,灼眼的激情,释放着积蓄的活力。看他们满足的笑容,轻快的脚步,默契的配合,放肆但又小心的欢呼,我心里溢出一种浓浓的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 这样的生活,是一种莫大的幸福,我想。

        冬日里,我喜欢在一个人的时候开开窗,我已经离不开那远处的一点微雪,苍茫又倔强的伏在山的脊梁上。

        每一次欣赏我都当作远游,喜欢一个地方,缓缓的带心走过,每一处都是不尽的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一次到山上礼堂,就发现那种再熟悉不过的小草,三片均匀的墨绿叶子,组成了小小的椭圆。高中的母校里遍地都是。惊喜的我一片叶子也不放过,真的有四叶的,记得朋友说,这就是幸运的四叶草,可以实现善良心灵的愿望。慢慢的我知道,那是植物的分蘖。长大的人总会更理性的思考,但我没有失望。遍地的拥有梦想的绿色,它们很普通,但它们努力分裂,实现自己心中的梦。尽管秋日已经来临。就像空谷百合,一样的执著,直到它的生存成为奇迹。
留心的观察,时间给了我一双发现美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我喜欢漫步在南门那条路上,宽阔平坦的路面,两旁高大笔直的树木,青葱般的灌木,碧绿的整齐的草坪,大片大片的荫凉,星星点点的阳光碎片,无人打扰的静谧。静静的思考,漫无边际的畅想。偶尔有一两只美丽的喜鹊,扑拉拉的飞来,落在我身旁,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 我喜欢流连在黄昏的体育场,明澈湛蓝的天空,棉花糖似的白云,徐徐而来的秋风,哗哗响的树叶。有老人悠然的散步,有学生相互的追逐,有运动员紧张的训练,有鹤发童颜的爷爷心如止水的打太极拳。

        我喜欢看音乐喷泉里自由自在的鱼儿,欢快的游着,气定神闲的吐着泡泡。星光粲然的夜晚,池水喷涌,有彩灯的照耀,流光异彩。我欣赏那份壮观,很美,这时候,远观体育场其实也是最漂亮的,灯火通明,恰巧勾勒出了设计不俗的轮廓,有些悉尼歌剧院的风格。

        我喜欢沁园里的女神石像,也喜欢大服楼满墙壁的爬山虎,也喜欢代表圆梦的“翔”。我喜欢淡红奶白的花涂满早春的校园,也喜欢仲夏盛开的小扇子的芙蓉花,也喜欢枯黄的银杏树叶落满了暮秋的长廊,也喜欢轻轻弹去常青树上的微雪。

        时间依旧如流,我的眼睛却已不够用,它已经不能轻易满足,更渴望的寻找着。

       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天堂,也许并不华美,但只要有值得留恋的风景,那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一年前,听到了“学在大工”这句话,一年来,我不断的用发现来印证这句话

        每次星期五的第一节课,总会选择那条安静的小路,可以穿过一小片弥漫着微微水气的小树林,也因为那里总有朗朗的英语声传来。常常看着那些勤勉奋进的同学,不由得加快脚步,似乎已经成了我的精神鼓励和无形的鞭策。周末的晚上,总会跑去英语角,听地道的发音。人很多,也很挤,耳边充斥的是一片此起彼伏的外语。很羡慕那些侃侃而谈的人,想有一天我也会和他们一样。常常会在后一边铃声打响的时候看到许多人不舍地收拾书包,相约而行。昏黄的路灯下,三三两两的人,轻松谈笑上课的趣闻,或者激烈的讨论没有解决的问题。我是他们中的一员,感受这寒夜里的阵阵暖意。有时候在食堂里会看到带着安全帽的学生谈笑风生,有时候会看到挂着相机带着三角架随处采景的学生,有时候会看到架着测量和标杆的学生。纪录数据的再三确认,工作时的一丝不苟,收拾器材时的小心翼翼,在他们的面庞上,浮现的已经是和学习时一样的虔诚和专注。

        经历了无数场的精彩,从来舍不得在谢幕之前就走开

        “古韵成峰,新意流岚”的峰岚杯大赛应该在大工的知名度是最高的,我记得那悠长的古筝,华美的舞裙,清扬的歌声,飘逸的舞姿,别开生面的双簧,令人捧腹的小品,更记得清冷无月的夜晚,露天广场上看直播的满怀热情的眼眸,依旧爆出的开怀的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 “文明杯”赛场上唇枪舌剑,妙语连珠的队员们,总给我几许感动。我知道那份不分日夜搜集资料的辛苦,利用一分一秒剖析辩题的艰难。看到过胜者击掌雀跃,也看见过败者坦然浅笑。

        每一场都会展尽风采,因此每一场都不忍错过。他们的严肃认真,他们的幽默诙谐,他们的才思敏捷,他们的稳重冷静,颇具张仪之风,似得苏秦之传。

        对于把文字看作生命的人,“青年文学艺术奖“成为他们展示自己心灵的舞台。每个人都是平等的,都拥有一支笔,都可以尽情的倾洒你的才情,尽情的徜徉在文学的殿堂。淡淡的疼痛,落落的寂寞,满满的喜悦,静静的描述,飞扬的抒怀,犀利的评论。数学建模比赛的不眠不休,艰苦奋战,创业设计大赛的人才济济,各显神通,计算机拆装展示的有条不紊,娴熟认真,建艺周年的作品展吸引着无数的眼球,得到无数的钦羡和赞叹……

        新老生见面会上的活泼温馨,到处都是微笑的陌生朋友,寝室设计大赛的日子里,姐妹们绞尽脑汁想创意,给自己一个俏皮清丽的小屋,新生演讲比赛的前夜,依然有人在广场上一起吊嗓子……也许大工就是这样的地方,教会每个人,团结和充满爱的竞争才会有赢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 仅仅四年的时间,但这已经注定了成为我生命中最精彩的部分,也注定了我不由自主入情最多。

        忘不了班级的一二九长跑,累得气喘吁吁的回到终点时,同学们声嘶力竭的呐喊加油,忘不了拿了院里第一时一起击掌欢呼,雀跃得紧紧拥抱,忘不了月圆之夜在男寝楼顶上点点烛光围起来的“心”,忘不了那一张张熟悉的烛光下写满温情的脸。忘不了金石滩边升起的缕缕炊烟,忘不了打沙滩排球的欢声笑语……

        忘不了迎新的时候,敢与扩音器一争高下的女同学胀红的脸,忘不了招新结束后捡起每一张碎纸的师哥,忘不了“爱在海边”的合影上孩子们甜美如画的笑靥,忘不了为他们捐衣物时推起的小山,忘不了绿茶送到军训新生手中的姐姐脸上沁出的汗珠,忘不了寝室楼前用香肠喂流浪小猫的胖胖的女孩,忘不了韩国女孩的那幅起名为“望乡”的喜鹊……

        郁郁参差的树,姹紫嫣红的花,川流不息的人,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。我们也许任性也许贪玩,但大工包容着我们,疼惜着我们。我想,用一句话来结尾吧,我是爱大工的。


 

【字体: 收藏 打印 挑错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Tag标签| 网站地图
QQ 38795106 大工校友会 云南校友会 www.yndlut.com